【影评】《毒舌大状》:「天有眼」这三个字,既是慰藉般的信仰,也是期盼这一日终能到来的梦想

一部电影能创下破纪录的票房,需要的不只是电影本身足够优秀,同时还与诞生时机有关,透过让当代观众产生强烈共鸣,进而掀起彷佛全民运动般的观影热潮,可以说天时地利人和,全部缺一不可。

日前成为香港影史上第一部票房突破港币一亿大关的华语电影《毒舌大状》,便是这样的作品。

延续传统公案小说 小虾米扳倒大鲸鱼之路

基本上,《毒舌大状》在主角刻划方面,有点类似周星驰的《威龙闯天关》、《九品芝麻官》与《食神》等片,让我们看见主角从贪财附势的小人,因为某些缘故而洗心革面,试图弥补过往错误,并不惜一切讨回公道的过程,就本质上而言,可以说是个十分典型的道德故事。

至於在故事方面,《毒舌大状》虽然是部现代的法庭剧,却也延续了传统的公案小说路线,案件真相并非重点,看主角如何与权大势大的人们相互抗衡,并以小虾米之姿扳倒大鲸鱼,让人对於阶级差异的不满获得宣泄,才是这类作品的核心魅力所在。

也因为如此,虽然《毒舌大状》确实有些明显不符逻辑与过度夸饰之处,但就同类作品的魅力来看,却可说是深得精髓,让人看得爽快不已,同时也让许多香港人在这个对於权势、制度、正义、公权力,甚至是新闻媒体感到失望与愤怒的时代,得到一个发泄管道,因此使《毒舌大状》纵使不算新鲜,却也凭藉上述提及的天时地利人和,就这麽创下了令人惊叹的票房佳绩。

而在人物方面,除了黄子华、杨偲泳、何启华饰演的主要角色外,由谢君豪饰演的主控官一角,则是特别有趣的存在。

在故事中,他象徵的是坚守与相信法律价值的代表人物,虽然一度与主角针锋相对,但到了後来,却也还是承认被权贵控制的法律制度,并无法真正的执行正义,甚至还会成为他人拿来欺压弱势的武器,因此使这个角色既象徵了一定程度的希望,同时却也彰显出其中的无奈之情。

故事设定於香港回归後别有用意

此外,《毒舌大状》的故事时间点并非如今,而是设定於 2002 年至 2004 年之间,也是个相当有趣的安排。

《毒舌大状》导演吴炜伦在提及这点时,表示他认为 2002 年到 2004 年间,是香港回归後,在政治与社会情势上最为暧昧的时期,因此让故事在那个时间点发生,则可让那种不确定性的感受更为突显。

他还表示,《毒舌大状》要说的,就是一则恶霸欺负弱势,而弱势一方只能凭藉罕见机会展开反扑的故事。他说,每个时代都有恶霸,只是不同时代的恶霸可能拥有不同的身份。因此,他也强调时代背景并非本片的重点,真正重要的是,在不同的时代里,到底怎样的人算是恶霸,而又会是怎样的人遭受到他们的欺凌?

这样的说法,自然叫人浮想翩翩,除了好奇此时此刻的香港,是否还有机会能上演这种弱势在法庭上扳倒恶霸的戏码以外,这部电影把故事时间点设定於 2002 年至 2004 年之间,会不会也有可能本身即是这个问题的答案?

当然,这一切只是从评论作为出发点的一种解读及想像。毕竟,这也是一直以来,香港电影所具有的独特魅力,总是能以各种活泼的方式,将他们对政治及社会局势的讽喻,溶入到各式各样的类型片当中。

像是杜琪峯的《东方三侠》、游达志的《暗花之杀人条件》,或是徐克与程小东的《倩女幽魂2之人间道》等片,便都是风格各异,但却同时具有娱乐性及鲜明隐喻的有趣之作。

用「天有眼」 宣泄生活的一口闷气

而如今的香港,自然也还是有着相同的作品存在,只是他们未必拥有合拍大片的资金可供使用,所以在香港以外的市场,也难以像那些大片般声势鼎沸,但却凭藉着出色表现,依旧在香港创下优秀成绩,透过许多方式道出了不少人们的心声,并进一步激发思考及讨论,同时让香港的类型电影,也因此有机会随着时代脉动而持续演进。

以近期来说,像是《饭戏攻心》,便为传统贺岁片赋予了真正属於这个时代的祝福及勉励之意,而《正义回廊》则是把奇案片带到全新高度,以不断提问的方式,邀请观众思考那些我们确实该好好想想的社会问题。

相较之下,《毒舌大状》则是其中爽快度最高的一部电影,除了具有高度娱乐效果外,也让人藉由一则虚构故事,宣泄出生活中的一口闷气,让「天有眼」这三个字,就这麽在片中成为了一种慰藉般的信仰,以及期盼这一日终能成真的一种梦想……

国内怎样翻墙上油管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